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77 洪漢民

李尋*歡皺皺眉道:“今日你我應該開心才是,說什么不平事,說什么不復醒,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!”鐵傳甲狂笑道:“好一個人生得意須盡歡,少爺,我再敬你一杯。”
  凄厲的笑聲,震得隔壁一張桌上的酒都濺了出來,但笑聲未絕,他又已撲倒在桌上,痛哭失聲。
  李尋*歡面上也不禁露出黯然之色,唏噓道:“這二十年來,若非有你,我···我只怕已無法度過,我雖然知道你的苦心,還是覺得委屈了你,此后但愿你能重振昔年的雄風,那么我雖···。”
  鐵傳甲忽又跳起來,大笑道:“少爺你怎地也說起這些掃興的話來了,當浮一大白。”
  他們忽哭忽笑,又哭又笑,在旁人眼中好似瘋子一般,但周辰卻從中感受到了濃烈的恍若親人般的情感。
  周辰搖頭道:“你們何必如此,一副生離死別的模樣,探花郎又不會死,這樣豈不太浪費感情。”
  “你說少爺不會死。”鐵傳甲猛然放下手中的酒碗,直視周辰道。
  周辰笑道:“李尋*歡若死了,這個江湖上還有什么樂趣可言,豈不太過平靜了么?”
  周辰剛要給自己的空碗倒酒,就見鐵傳甲死死的按住酒壇,兩眼炯炯的望著他,似乎他要不說出個所以然出來,根本就不會松手。
  “好吧。”周辰不得不舉手,作投降狀:“看在你們免費請我喝酒的份上,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,看到外面街上那個沒了雙腿的人沒有。”
  鐵傳甲透過窗戶向外張望,果然見到街邊有一個仿佛肉球似的乞丐在向路人乞討,他腹大如鼓,全身都擠著肥肉,上下都沾染著泥垢,頭發和胡子更亂得一塌糊涂,就像是已有許多年沒有洗過澡,遠遠的似乎都可以嗅到一陣陣從其身上傳來的酸臭氣。
  “一個乞丐,居然還這樣的肥胖,實在少見的很。”周辰笑著道。
  李尋*歡聞言,眼睛微亮,似乎明白過來,笑著點頭道:“果然如閣下所說,確實不一般。”
  鐵傳甲也察覺到了什么,急聲道:“他是誰?”
  周辰道:“我如果說他是妙郎君花蜂,你信么?”
  話音未落,鐵傳甲已經竄出了酒鋪,下一刻街上一陣騷動,鐵傳甲已經擒著一個肉球似的人回到了酒鋪內。
  砰!
  肉球重重的落在地上,整個地面似乎都在顫動,他大聲的慘叫著,但在地上翻滾了兩圈后,卻以和其身材極不相符的速度飛快的爬了起來,他的雙腿其根而斷,只能靠著雙手來支撐著地面。
  “你們要干什么?”肉球大叫著。
  鐵傳甲恨聲道:“把解藥拿出來,我可以讓你痛快的去死。”
  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,快放我回去。”肉球繼續大喊大叫。
  周辰看了肉球幾眼,淡淡的道:“殺了他吧,他身上沒有解藥的。”
  鐵傳甲轉回首道:“他不是花蜂?”
  “他當然是花蜂,一個下了毒的人,自然要在近處看著自己下手的對象慢慢死去,然后迫不及待的上前來分一杯羹,不然若是來的晚了,好處都讓別人得了去,他這個出力的人卻什么都沒有,這樣豈不虧大了。”
  看鐵傳甲還是不解,周辰只得道:“但是一個被囚禁了十余年的人,剛剛重見天日沒幾天,身上怎么可能會帶著解藥呢?”
  花蜂瞪著周辰,好似見到鬼一般,突然大叫到:“你是什么人,為什么知道這樣清楚?”
  周辰朝他咧嘴一笑:“被人斬斷了雙腿關在地窖里,每天只喂一碗不加鹽的豬油伴飯,如豬狗一般的活著,十幾年如一日,那滋味兒肯定是不好受的,果然就算貌比潘安的妙郎君,如今也變成這個鬼樣子了。”
  花蜂哆哆嗦嗦的指著周辰,想要說什么,但下一刻,他臉色一黑,七竅突然涌出汩汩黑血,然后整個人如同一灘爛肉般,癱倒在地,沒了氣息。
  鐵傳甲一驚,趕緊來到花蜂身前,探下他的鼻端,聲息皆無,他怔怔的道:“這就死了?”
  然后他猛然想起了什么,仔細的在花蜂身上搜尋了一遍又一遍,結果自然是像周辰所說的那樣,沒有解藥,什么都沒有。
  周辰皺眉的看著花蜂的尸身,下一刻,突然出手在花蜂的頭頂拂過,一根藍汪汪的銀針,出現在手中,他仔細打量手中之物,片刻后沒有什么發現,搖搖頭,將其放在了桌上。
  鐵傳甲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回到酒桌上,定定的看著周辰。
  “花蜂死了,沒有解藥,少爺也活不成了么?”
  這幾乎是他最后的希望所在,沒想到現在也破滅了,鐵傳甲一時間心如死灰,頓覺的生無可戀,想著少爺若死,他就找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,埋葬少爺,然后也自裁在那里,到陰曹地府繼續陪伴在李尋*歡的左右,因為在鐵傳甲看來,少爺這一生太苦了,也太孤單了,若是沒有自己陪著,少爺豈不是更加的可憐···。
  李尋*歡艱難的起身,伸出手安慰的拍了拍鐵傳甲的肩膀,他笑著道:“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,你不必傷心難過。”
  說完,他繼續喝著酒道:“我現在可要多喝幾碗,不然到了地下沒有好酒相伴,那才真是虧大了。”
  周辰見他們似乎又回到了剛才那種生離死別的氛圍當中,心中居然有幾分好笑,他開口道:“在下說過的話,向來不會無的放矢,我說過李尋*歡不會死,就一定不會死。”
  見他們都抬頭看向自己,周辰高深莫測的笑道:“等下去就行了。”
  鐵傳甲不知眼前這少年賣著什么藥,而李尋*歡似乎更加不在意,根本沒有開口詢問的意思,他們幾個人一時相對無聲,都默默的飲著酒。
  可就在這時,忽見一個人踉踉蹌蹌地沖了進來,撲倒在柜臺上,嘎聲道:“酒,酒,快拿酒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