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78 命不久矣

只見這人穿著件已洗的發白的藍袍,袖子上胸囗上,卻又沾滿了油膩,一雙手的指甲里也全是泥污,雖然戴著頂文士方巾,但頭發卻亂草般露在外面,一張臉又黃又瘦,看來就像是個窮酸秀才。
  鐵傳甲皺起眉頭,看著撲進來,四處翻找酒壇的窮酸,只覺的胸中怒氣勃發,暗道:“少爺眼看就要‘走’了,現在卻還有人進來搗亂,實在是可恨。”
  他剛要起身,將那個破落戶扔出去,卻發現李尋*歡不知何時抓住了他的手腕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  鐵傳甲沒辦法,只得憤憤的坐下,悶悶的一碗又一碗的借酒澆愁。
  那個窮酸書生,四處尋找都無所獲,最后來到周辰幾人的酒桌前,也不等他們相請,直接抓起一壇酒,如長鯨吸水般,對著壺嘴就將一壺酒喝下去大半,但忽又全都噴了出來,跳腳道:“這也能算酒么,這簡直是醋,而且還是摻了水的醋···。”
  鐵傳甲大怒,一拍桌子,猛然站起身:“你個混賬東西,找死不成。”
  那人卻對鐵傳甲的暴怒不為所動,直接冷笑開口道:“大爺又不白喝你的,呔,拿去!”
  他隨手一拋,一錠五十兩重的官銀,砰地一聲落在了桌上,這么多的銀子,別說是酒,就算是買下整個酒鋪恐怕都不成問題。
  周辰看的眼角略微抽搐,心說尼瑪真是敗家。
  鐵傳甲眼睛圓睜,射出冷光,眼看就要動手,這次卻再次被人阻下,不過出手相攔的人,不再是李尋*歡,而變成了周辰。
  “干什么?”鐵傳甲看向周辰目光不善。
  周辰毫無退讓的回望道:“想要救你家少爺,就不要這么多的廢話,一切全聽我的。”
  鐵傳甲雖然依舊氣憤難平,但還是沒有動手,相比于李尋*歡的安危,他個人的榮辱實在算不得什么。
  周辰回轉身,對著窮酸秀才笑道:“沒想到,在這里還能見到七妙人中的‘妙郎中’梅二先生。”
  梅二瞥了他一眼,不答反問道:“小子笑的好生奸詐,莫非有求于我?”
  周辰搖搖頭:“不是我要求你,而是他們兩位有求于你。”說完,一指李尋*歡和鐵傳甲二人。
  梅二哈哈一笑:“能求到我的,無非是看上在下的醫術,想請我治病罷了。”
  他看了看鐵傳甲和李尋*歡,開口道:“一個壯的像頭牛,另一個可以準備棺材了。”
  李尋*歡淡淡笑道:“在下也知道活不長了,閣下能一眼就看出來,醫術果然了得。”
  梅二先生嘿嘿道:“我的醫術自然是絕好的,倒是你,明知道命不長久,還不快去準備后事,反而來此喝酒,還真是,嘖嘖···。”
  李尋*歡卻笑道:“生死等閑事耳,怎可為了這種事而耽誤喝酒。”
  梅二先生附掌大笑道:“不錯不錯,生死事小,喝酒事大,閣下此言,實得我心。”
  李尋*歡望著窗外的天色,忽然笑道:“酒之一物,真奇妙,你越不想喝醉的時候,醉得越快,到了想喝醉的時候,反而醉不了。”
  梅二先生忽也打了個哈哈,道:“一醉解千愁,醉死算封侯,只可惜有些人雖想醉死,老天卻偏偏不讓他死得如此舒服。”
  隨即他拍拍腦袋,搖頭道:“而且就這也算是酒,比水強不了多少,難怪你怎么都喝不醉了。”
  “······”
  兩人相談,手上卻也一刻不停,一碗接著一碗,將那淡如水的酒,喝入腹中。
  周辰看著兩人聊的似乎越來越投機,也不禁暗自感嘆,李尋*歡真不愧是主角的模板,親和力就是高出常人不少,總能夠讓別人對其產生好感。
  鐵傳甲卻在旁急的直搓手,他聽了一會兒,察覺梅二先生言語間,似乎透露出能治好李尋*歡身上的毒,可現在兩人卻只顧著喝酒,好像都沒有醫治的打算,他怎么能不著急,畢竟多拖上一刻,毒素就會多侵入肺腑一分。
  少爺的想法究竟如何,鐵傳甲不懂,也猜不出來,但他這樣耗下去總不是辦法,沒法插嘴之下,只得將主意打到了周辰的身上,不斷的給他使眼色。
  周辰看著鐵傳甲‘含情默默’的期盼,頓時就寒了一下,尼瑪呀,你一個虬髭大漢居然玩起了百煉鋼化繞指柔的把戲,這樣‘眉目傳情’是在傳遞消息呢,還是在惡心本大俠呢?
  好吧,不得不說,你成功了,本大俠現在肚內都有點翻江倒海的感覺了。
  周辰雖然讀懂了鐵傳甲想要表達的意思,但還是被弄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他想了想開口道:“梅二先生,可知探花郎身上中的是什么毒?”
  梅二大笑道:“當然知道,不僅知道,而且這天下間恐怕沒有任何人會比在下更了解李尋*歡中的這種毒了。”
  “哦,在下愿聞其詳?”周辰笑了笑道。
  梅二先生傲然一笑,道:“除了梅家的‘寒雞散’,世上還有什么毒能毒得死李**?而且這毒根本就是在下配制的。”
  鐵傳甲又驚又喜道:“花蜂的‘寒雞散’是你配的。”
  梅二先生大笑道:“除了我‘妙郎中’梅二先生外,還有誰能配得出寒雞散么?自然是沒有人,花老六也不行,看來你當真是孤陋寡聞,連這種事都不知道。”
  鐵傳甲大喜道:“原來**就是他配的,能配自然能解,少爺你有救了。”
  李尋*歡苦笑道:“看來一個人想活固然艱苦,若要靜靜地死,也不容易。”
  梅二先生傲然道:“那是當然,你遇到我運氣實在是不錯,就算是老天都在眷顧你李尋*歡了,你現在就算是想死都難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