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81 青魔手伊哭啥時變成娘們兒了

【此章略黃、略黃···,求下收藏、推薦】林仙兒的確很懂得如何勾引男人,她的一舉一動,乃至不經意間的一個眼神都充滿了魅惑!
  難怪她是一個會帶著男人去下地獄的女人。
  面若桃花,心如蛇蝎,恐怕是對林仙兒最真實的寫照。
  周辰靜靜的喝著酒,對面前的美景自然眨也不眨的全都看在了眼中。
  林仙兒扶風若柳的款款而來,直接坐到了他的懷里,隔著那薄薄的輕紗,周辰分明能夠感受到其中的溫潤滑膩。
  “周郎,人家將整個人都作為交換可好。”林仙兒紅唇傾吐,在周辰的耳邊喃喃,聲音嬌柔,仿佛是有一根羽毛在心尖的上劃過,帶起一片漣漪和滿腔的欲望。
  然后,她就靜靜地望著周辰,像是在說:“現在你還不肯么?”
  這張臉實在美麗得令人窒息,令人不敢逼視,再配上這樣的軀體,世上實在很少有人能拒絕。
  就算是瞎子,也可以聞得到她身上散發出的那一縷縷甜香,也可以聽得到她那銷魂蕩魄的柔語。
  那已是男人無法抗拒的了。
  周辰是一個正常的男人,一般的生理需要總是會有,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女白白的送上門來,雖然不能在酒鋪內真個強推了對方,但過過手癮還是可以的。
  周辰一只大手在林仙兒的腰際撫摸,另一只則不畏艱險的勇攀高峰,用力的揉捏著。
  林仙兒臉若潮紅,小嘴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,身姿扭動,好像一條無骨的蛇般,在周辰的懷里摩挲著。
  “周郎,給人家···。”
  周辰眼睛瞇起,呼吸略微粗沉,雙手加大力度,一些青紫色的淤痕出現在林仙兒雪白的肉體上。
  “周郎的力氣好大。”林仙兒似乎根本沒有感受肉體上的痛苦,反而大聲的喘息呻吟著:“可周郎為什么只愿動手,而不再進一步呢,仙兒,好空虛,好寂寞。”
  林仙兒眼眸半開半閉,臉頰緋紅,語氣幽幽而低沉,她雙手環住周辰的脖頸,美麗的臉蛋上仰,香舌暗吐,吐氣如蘭。
  “因為你是一個蛇蝎美人。”周辰眼神幽暗,里面隱藏著壓抑著的火山。
  林仙兒咯咯嬌笑著,一雙小手下滑,撫摸向周辰的胯下。
  “仙兒,只是一個可憐的弱女子罷了。”
  轟的一聲周辰只覺的自己的腦中有什么炸開,下身再以極快的速度充血著,那里似乎再也不滿足隔著衣服的摩擦觸碰,似乎想到另一所在去釋放自己。
  尼瑪,真是個妖精。
  周辰雙眼射出濃濃的欲望火焰,猛然站起身,抱著懷中的嬌娃,在林仙兒放蕩的笑聲中,飛身出了酒鋪,躍到了馬車內。
  車夫只覺得眼前人影一晃,小老爺就已經進了車中,而且小老爺的懷里似乎還抱著一個女子,緊接著就聽周辰的聲音從里面傳出道:“去保定府。”
  車夫不敢怠慢,連忙答應著,駕駛著馬車離開酒鋪,朝前行去。
  馬車內,林仙兒被周辰狠狠地扔在地上,車內鋪著厚厚的紫貂皮毛,林仙兒剛要起身,周辰就已經壓了上來。
  林仙兒眼神發光,臉上的笑容透露著魅惑,但細看之下卻能從其中品出驕傲和得意,青魔手早已被她丟棄一旁,她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金鐵之器。
  她也不需要其它任何一種武器。
  因為她那引以為傲的身體本就是最厲害的一種武器,不論如何厲害,如何驕傲的高手面對她赤-裸的嬌軀都要被征服。
  林仙兒從來沒有失敗過,以前沒有,這一次也不例外。
  以后周辰注定也會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像條發情的公狗一樣搖尾乞憐,等待她用身體來施舍。
  男人,呵呵···。
  輕薄的紗衣被撕碎,露出里面窈窕卻不失豐滿的肉體,粉色的褻褲被扔到窗邊,下面是讓人獸性欲狂的叢林谷底,林仙兒雙手分開護住上面和下面,欲拒還迎,挑逗著周辰的神經。
  周辰的大手在其赤-裸的身體上游走,鼻息粗重異常。
  林仙兒放棄了矜持,嬌笑的迎合著,她幫周辰寬衣解帶,但周辰卻將她翻轉過來,背身向自己,然后堅硬如鐵的分身頂在了形如滿月的臀部,停在了后庭花的位置。
  林仙兒雖然意亂情迷,但腦中仍保留著幾分清醒,這時才察覺出不對,她感到身后傳來撕裂般的疼痛,想要阻止時已然不及···。
  林仙兒究竟適不適應,或者是有沒有做好心理準備,周辰可不會去管,他現在已經被撩撥的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這個女人純屬自作孽不可活的類型,而且最關鍵的是,不管對林仙兒做些什么,周辰既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負擔,更不需要承擔什么責任,既然人家懷著目地上門,他自然不會去憐惜什么,世上還有比這更便宜的事情么?
  不上是傻子!
  只可惜這林仙兒私生活太過泛濫,用荊無命評價她的話來說:有的女人用身體換金錢,有的女人用身體換自己想要的東西,你卻不同,你用身體作小費,一個替你開門的店小二,只要你高興,一樣也會用身體讓他滿意。
  這樣一個心情好的時候就算是門房也能陪睡的女人,只怕早是一雙玉臂千人枕,半點朱唇萬人嘗,有過的男人恐怕連她自己都記清有多少了。
  周辰并不歧視妓女,人家畢竟是在靠身體吃飯,但像林仙兒這種拿自己身體來游戲人間的女人,心中多少還有些難以接受的,因此欲望雖然被撩了起來,但有些地方卻是連半點都不愿意碰的。
  馬車寬大,隔音效果不錯,但車夫還是能夠斷斷續續的聽到里面的聲音,女子的柔媚放肆的笑聲,男人粗重的喘息,及至最后女人略微驚慌的聲音:“不,不是那里,在下面···。”
  在然后就只剩下車廂內劇烈的撞擊聲,以及女子的痛哼啜泣··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