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82 江湖第一美人林仙兒

寒風瑟瑟,木葉蕭索。保定城最繁華街道的盡頭,有座巨大的宅院,院內屋宇樓閣,林木深深,兩扇朱漆的大門雖然緊緊地關閉著,但門外卻依舊車水馬龍,人聲鼎沸,喧鬧非凡。
  昨日的李園,今日的興云莊,除了大門外那那幅御筆親書的‘一門七進士,父子三探花’對聯還在外,周圍卻早已瞧不出當初的景象。
  十幾年過去,物是人已非,繁華落盡,時間能夠帶走一切,亦能夠消磨一切。
  昔日的榮光還有誰人能夠記得,恐怕更不會有人去記住這里的主人曾經姓李。
  李尋歡乃是位世家公子,歷代纓鼎,可說是顯赫已極,三代中就中過七次進士,只可惜沒中過狀元,到了老李探花這一代,膝下兩位少爺更是天資絕頂,才氣縱橫,他老人家將希望全部寄托在兩位公子身上,只望他們能中個狀元,來彌補自己的缺陷···。
  奈何天不遂人愿,大李公子一考又是個探花,人都悶悶不歡,只望小李公子能爭氣,誰知命運不由人,這位小李公子雖然驚才絕艷,但一考之下,還是個探花。
  老李探花失望之下,沒過兩年就去世了,緊接著大李探花也得了不治之癥撒手西去,就剩下這位小李探花,李尋歡接連親人去世,感嘆人生短暫,命運無常,心灰意冷之下,索性辭去了官職,在家里疏財結客,他的慷慨與豪爽,就算孟嘗復生信陵再世,只怕也比不上他。
  李尋歡不但才高八斗,而且還是文武全才,幼年就經異人傳授他一身驚世駭俗的絕頂功夫。
  他與號稱武林第一美人的表妺林詩音彼此相愛,訂下婚約,原欲結為夫妻;后來他因為知道義兄龍嘯云愛上林詩音,想報恩于義兄,所以刻意縱情酒色,借故疏遠林詩音,促成龍嘯云與林詩音的婚姻。
  并在龍嘯云與林詩音成親之后,把自己的府邸和萬貫家財送給林詩音作嫁妝,從此借酒澆愁,與忠仆鐵甲金剛鐵傳甲為伴,出關隱姓埋名。
  這就是李尋歡前半生最真實的寫照,亦可以說是被情所困,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。
  周辰站在興云莊外,看著眼前一切,也不禁為李尋歡的坎坷命運唏噓一二。
  當然感嘆歸感嘆,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的。
  自從在林仙兒身上徹底發泄了多日積攢的火氣,周辰可謂渾身輕松,一路快馬加鞭終于在昨日來到保定城。
  而今天一天,他幾乎都在圍著興云莊打轉,默默的記下一些容易進莊的地點,無有什么遺漏,這才轉身離開。
  周辰匯入周遭的人群,隨波逐流,慢慢前行。
  如此走了一段,眼前行人漸少,原來已到了巷堂的盡頭。
  盡頭處,昏黃的燭火閃爍,從一個雞毛小店內隱隱傳來蒼老的咳嗽聲,在寂靜而殘破的小巷內顯得既蒼涼又孤獨。
  這小店的位置實在太過于偏僻,三兩間殘破的小木屋,賣一些粗糲的食物及劣酒,一天下來只怕也很難等到幾個客人,店主孫駝子是一個殘廢的侏儒,他彎著腰一邊咳嗽一邊擦拭著桌子,突然之間,他耳朵微微一動,瞧往了門外。
  周辰自門外緩緩的走了進來,小店內昏暗異常,桌椅板凳雖然表面破敗不堪,但仍能看出上面被擦的干干凈凈,沒有一絲油污的存在。
  周辰眼睛掃過孫駝子,繼而目光在其一雙手掌上一凝,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  這孫駝子身材干癟癟,恍若麻桿一般,一陣風吹過來似乎就能刮跑一般,但其一雙手掌較諸常人卻要粗大許多,十指修長而粗壯,以周辰的眼力,一眼就能瞧出這孫駝子一雙手掌上的功夫實在是非同小可,放眼天下之大,怕也沒多少人能在手上功夫上勝過他。
  孫駝子武功雖然也算不錯,但周辰卻并不在意,他此次前來并沒有動手的想法,只是下意識的來此,看看能不能在這里遇到排在兵器譜上的第一人——天機老人!
  孫駝子是孫小紅的二叔,與天機老人的關系非同小可,甚至有人猜測他是天機老人的兒子,至于其是否屬實,周辰倒也沒有去深究的打算。
  不過,看著店內空曠的桌凳,天機老人顯然不在此處。
  周辰心中略感失望,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,他進得店內,找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。
  孫駝子走了過來,笑瞇瞇地道:“客人想要吃點什么?”
  周辰隨便點了幾個菜,然后要了一壺酒,等孫駝子上齊了酒菜,這才慢慢的自斟自飲了起來。
  本以為這樣一頓飯會吃的平平靜靜,毫無波瀾,哪想到剛過不久,就聽到外面的吵嚷聲,幾個江湖的大漢走進了小店。
  “昨晚城外的陸大善人家遭了賊,不僅萬貫家財被人劫掠一空,全家七十二口更是都死于非命,實在是一個慘字了得呀。”
  “哪里的賊人這么兇悍,光天化日之下,居然敢做下這樣的大案、要案?”
  “陸家人的尸體已經被官府收斂了,據說每個人的胸口都有一個梅花般的印記。”
  “這么說是梅花盜?”
  “除了梅花盜,還有誰這么大膽。”
  “江湖傳言梅花盜不是李尋歡么,他現在似乎就在興云莊內呀。”
  “那些江湖傳言誰知是真是假,李尋歡即便真是梅花盜,但人家在興云莊,以龍四爺的性情定會護其周全的。”
  “哎,龍四爺果然吾輩楷模呀,義字當頭,李尋歡實在是走了狗屎運。”
  “······”
  這些人要了酒菜,邊吃邊喝,同時大聲的議論著,一副對李尋歡羨慕、嫉妒、恨的模樣。
  周辰喝著酒,眼睛瞇起,心中不禁感嘆,李尋歡還是來到了興云莊,從這里開始,或許還要親手結束這里的一切,命運果然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循環,總有一些人或事,想要去逃避,卻總是逃避不了,無論過去多久,總有需要去面對的一天。
  搖搖頭,周辰站起身,扔下酒錢在桌上,離開了小店,他現在要去另外一處地方,去見一個同樣讓他感興趣的人,那是一個少年,名字叫做阿飛,或者叫沈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