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83 滿月后庭花已開

斜陽草樹,尋常巷陌,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···。當年沈天君縱橫江湖,冠絕武林,號稱‘九州王’,云夢仙子云夢令出,武林群雄莫不低頭俯首,黃山之上卻被沈天君‘乾坤第一指’一指擊敗,真可謂舉世矚目,神威蓋世!
  沈天君之子沈浪更是青出于藍,猶勝于父,連快活王都敗在他的手上,第一名俠之稱亦是當之無愧!
  可惜可嘆,祠堂仍在,俠影卻早已了無蹤跡,無處可尋,實在讓人感慨萬千!
  周辰站在西門外的一座廢舊祠堂前,思緒起伏不定,沈浪一代名俠,功成身退,歸隱而去,只剩下如此遺跡供后人瞻仰,讓人莫名的生出幾分惆悵。
  這座祠堂已經荒廢了許多年,雜草叢生,蛛網密布,斑駁灰暗的墻壁上寫滿了歲月流逝的痕跡。
  祠堂不大,不過前后兩間,入口處的朱漆大門已經糟粕腐朽,冷風吹入,讓破敗的門板發出嘎吱吱的聲響。
  周辰來到近前,四處看了看,然后抬起頭,便瞧見祠堂上那一塊懸空的牌匾,半邊已經脫落,搖搖晃晃,幾乎就要被風雪刮走。
  牌匾上書就四個大字,沈家祠堂。
  這座祠堂和當年江湖第一名俠沈浪有些關聯,傳言是沈浪出身的沈家所建,奈何時光荏苒,昔年那一批的名俠,梟雄,美人,死得死,退隱得退隱,久已不現江湖,據說有人曾在海外仙山瞧見一行人,依稀便是當年的沈浪,熊貓兒,王憐花,朱七七等人···。
  周辰推開門扉,邁步踏進祠堂內,便瞧見了一個人。
  這是一位濃眉大眼,面容冷漠而倔強的少年,他的眼睛很黑很亮,即便在昏暗的祠堂內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明亮,他的睫毛很長,臉龐堅毅,像極了一匹孤傲的獨狼,他只穿了一件又薄又舊的衣衫,背脊卻挺得筆直如標槍,仿佛無論什么都不能令他屈服一般。
  說實話,這是一個相當英俊的少年,而他正是周辰來此的目的所在,因為他就是阿飛。
  周辰饒興趣的望著他,而阿飛卻對出現在這里的陌生人根本就懶得理會,他正在認真的拔著地上的雜草,一根一根細細的拔出,但他的背脊依然很筆挺,姿勢十分怪異,露出了插在腰上的劍。
  嚴格說來,這實在已不能算是一柄劍,只是一條三尺多長的鐵片,既沒有劍鋒,也沒有劍鄂,甚至連劍柄都沒有,只用兩片軟木釘在上面,就算是劍柄了。
  但就是這樣一把毫不起眼的劍,幫著阿飛戰勝無數高手。
  阿飛對這把劍也是相當重視的,和林仙兒隱居埋劍后,當林仙兒又給他打了一把一模一樣的劍時,他就好像遇見了自己的摯友,久別的愛侶。
  阿飛認真而固執的完成著手中的動作,直到他將最后一根野草拔出,眼前再也沒有了這些頑強的‘小生命’,這才站起身,看向周辰,目光平靜卻帶著審視。
  “你是誰?”
  周辰笑了笑,拱手道:“在下周辰。”
  “來這里干什么?”
  “沈浪沈大俠,在下仰慕已久,奈何從來不曾見過一面,甚為遺憾,聽說此處是沈大俠的故居,所以特地前來,憑吊一下前輩的風采。”
  阿飛是一個相當敏感且有思想的少年,他能夠輕易的分辨出一個人是否有惡意,當然除了林仙兒外,他從來沒有失過手。
  這還真就像極了野外求生的孤狼,對于危險有著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嗅覺。
  “這里沒什么好看的,破破爛爛的一間屋子而矣,沈···沈大俠即便在這里住過,也沒有什么東西留下。”
  阿飛感覺出周辰并無惡意,雖然臉上依舊冷冰冰的,但語氣還是有些不同,尤其是在說到沈浪的時候,臉色怎么看都有幾分古怪,那是一種尊崇仰慕中夾雜著一絲恨意的表現。
  周辰卻知道他這是為什么,因為他叫沈飛,是沈浪和白飛飛之子,但也可以說得上是一個私生子,這讓驕傲而又倔強的阿飛如何能夠忍受,當然最主要的是,恐怕連沈浪自己都不知道他還有阿飛這個兒子的存在,這讓阿飛失落中越加的痛恨。
  當然這倒怪不得沈大俠,誰讓白飛飛在樓蘭地下城里給沈浪下了迷藥,讓他暈暈乎乎被一個女子給強推了,而且還是整整七天,珠胎暗結之下才有了阿飛。
  前輩先人的一些感情糾葛,風流野史,實在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  阿飛對沈浪的感情是復雜的,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親身父親,但耳朵里卻塞滿了沈大俠的傳說,這讓他既驕傲又憤恨,那種愛恨交纏的情感,根本是言語所無法描述的。
  周辰淡淡的笑著,看著阿飛道:“閣下在這里打掃,莫非也是沈家的族人?”
  阿飛靜默,臉上的表情陰暗不定,最后澀聲道:“我叫阿飛,不是沈家人。”
  周辰眼神變幻莫測,輕笑道:“閣下何必否認自己的身世,你明明是沈飛,卻為何不愿承認。”
  阿飛猛然抬起頭,眼神兇狠如狼,手放在劍柄上,五指捏緊,骨節發白,青筋暴突,他盯著周辰,一雙如鷹一般銳利的眸子中燃燒著連洪水也無法澆滅的火焰,他的臉上也露出復雜無比的感情。
  “你是什么人?”
  “在下是誰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下帶來的消息。”
  “什么消息?”
  “閣下難道不想知道沈浪沈大俠的下落么?”周辰拋出了殺手锏,笑瞇瞇地道。
  阿飛一直在追尋著沈浪,王憐花,熊貓兒等上一代名俠的下落,或許是想證明什么東西!
  在原文中,他奪得金絲甲在手,為的也是殺梅花盜揚名江湖,但是想要成名不過是表象,他真正要的不過是證明自己。
  至于證明什么,周辰不用去想也能知道,無非是取得一些成績,向父母親人炫耀一番,或者還夾雜著想要向沈浪示威的意思在內。
  阿飛這種小孩子般的行徑,更多的是想在沈浪面前展現自己的存在,這正如他的性格不諳世事、天真、率性而為,而又羨慕、渴望親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