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87 多情劍客無情劍

周辰站在樓前舉目四望,此時月上中天,街上的行人卻是不少,大多是有些銀錢的男人來這里尋花問柳,兩側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。
  打量了四周一遍,周辰并未發現目標的存在,微微皺眉,忽然遠處人影一閃,似乎正是醉花樓中的那個男子。
  周辰眼睛瞇起,腳下加急,追尋而去。
  前面男人總是保持著和周辰的距離,跟了兩條街,七拐八拐之下,再到一個漆黑的小巷時,人影已然不見。
  周辰嘴角泛起一絲冷笑,不過轉瞬即逝,他慢悠悠的步入小巷內,四處觀瞧,小巷并不幽深,行出不遠就已經到了盡頭,在那里是一間粗陋的酒肆,隱隱約約可以聽到里面傳來的喊喝嘈雜聲。
  周辰停在酒肆門前,看了兩眼,笑了笑,走了進去,一個年紀二十余歲,身子窈窕,面貌清秀的酒娘迎了上來,她未語先笑。
  “客官,想要吃些什么?”
  周辰在屋內一瞥,就已經將里面所有人都打量了一遍,并沒有那個醉花樓的男子存在,酒肆內只有三桌客人。
  第一桌是幾名江湖豪客,他們大碗酒大塊肉吃的不亦樂乎,猜拳行酒呼喝罵娘之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第二桌則是一個身穿重裘,臉色略顯蒼白,年紀四十左右,但胡子卻刮得干干凈凈的中年人,他衣著考究,手上戴著價值不菲的翡翠斑指,舉手間翡翠的光華閃耀,讓第一桌的幾名豪客不時的打眼過來,在他的身側有兩個妙齡的美貌侍女伺候,身后則站著三個羊皮襖的大漢,身前是一個白玉碗,不時有侍女將清冽的酒水倒入,中年人慢慢的品著。
  最后一桌看上去是一對祖孫,一個是滿頭白發蒼蒼,手里拿著旱煙的藍衫老人,還有一個想必是他的孫女兒,梳著兩條又黑又亮的大辮子,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晴,卻比辮子還要黑,還要亮,她眼珠轉動不停,一會兒看看江湖豪客,一會兒瞅瞅那個中年人,眼中滿是好奇之色。
  周辰找了一處空桌坐下,對著旁邊殷勤此后的酒娘道:“好酒一壇,熟牛肉二斤。”
  酒娘笑著答應著,轉身匆匆的往后院廚房走去,在行到第一桌江湖豪客旁時,其中一人突然伸手在酒娘的臀部摸了一把,然后放在鼻端假裝輕嗅,哈哈大笑道:“好香,好香。”
  旁邊的幾個狐朋狗友跟著起哄道:“我家兄弟最愛吃臀肉,雞臀,鴨臀,牛臀都是每次必點,今天看來是又犯了饞蟲了,不知娘子的豐臀作價幾何呀,也好讓我家兄弟開開葷吶。”
  酒娘臉上紅暈滿臉,下一刻有變得煞白,呆立在當場,不知作何應答,顯然是被眼前的狀況弄的措手不及,門簾聲響起,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從后院廚房小跑著進來,他頭上光禿禿的沒有一根毛發,讓人猛然一見還以為是一個出家人,但他卻并未穿著僧衣,頭上也沒有戒疤,反而穿著一身油膩膩的粗布衣服,手里拿著菜刀,顯然是這家小小酒肆的廚房師傅,他將酒娘護在身后,連連向那幾個江湖豪客打著圓場,他們似乎是一對夫妻。
  那幾人卻是不依不饒,推推搡搡,不斷的動手動腳,最后兩方似乎都有了幾分火氣,其中一個江湖豪客猛然間出腳,將酒肆的光頭男子踹倒在地,然后其余人圍了上來拳打腳踢,另外一人去抓那個有幾分姿色的酒娘,口中淫笑道:小娘子,別跑啊,跟著一個禿子有什么意思,若是從了大爺,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···。”
  酒娘臉色慘白,腳步踉蹌,四處躲閃,大聲呼救,最后看到周辰安坐在桌邊,忽然朝他跑來。
  “這位公子,求您救救···。”
  酒娘話還未說完,周辰嘴角冷笑,直接閃電出手,一把扣住了酒娘的手腕,手臂發力,猛然掄圓,直接扔向了對面追來的江湖豪客。
  酒娘身在半空,突然咯咯一笑,雙手十指綻放,嗤嗤的破空之聲連響,十三件暗器瞬息發出,射向周辰。
  周辰一記劈空掌緊接而出,腳下靈鰲步,身形晃動,人影轉換間,已經將所有的暗器都閃了開來,而那記劈空掌風卻后發而先至,直接印在了酒釀的胸口,她尖叫一聲,胸口明顯凹陷,整個人落在地上已經死的不能再死。
  地上原本挨揍的光頭,卻突然從地上竄了起來,勁氣鼓蕩間沖開圍著他的人群,一指點出,直奔周辰的額頭。
  “小子,死來。”
  他面色猙獰,滿嘴的白牙都露出森森的寒意。
  周辰食中二指并攏,斜向上而出,劍氣縱橫,腳下一措,頓時身影消失在光頭面前,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:“來的好。”
  噗!
  光頭臉色陡然一變,咽喉處出現一個杯口粗的血洞,泛著熱氣的鮮血汩汩而出,他雙眼圓睜,顯然沒想到,自己會死的這樣簡單干脆。
  噗通!
  尸體落地,幾名江湖豪客,怔怔的呆立,只覺的剛才一切似乎都在夢中,但眼前的兩具死尸卻是不斷提醒著他們一切都是真實的。
  剛才的交手不過一瞬,但他們卻從來見過這樣高手對決,殺人如割草,轉眼間兩條人命就沒了,他們兩股戰戰,再也沒有留在此地的勇氣,紛紛屁滾尿流的跑出了酒肆。
  周辰站立在酒肆的中央,看向那個衣著華貴的中年人,忽然笑道:“金玉堂的潘大少可是坐了好久了,難道就沒有動手的打算么?”
  那個中年人舉著酒碗的手猛然一頓,最后苦笑道:“連千手羅剎和死要錢施耀先都死在了你手,我這人向來有自知之明,不會白白送死的。”
  這人正是被稱為敗家子的花花大少潘小安,他是金玉堂的少東家,是有名的派頭奇大,衣、食、住、行,樣樣都要講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