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第七章陸小倩

朱遠神情立刻變的嚴肅認真,沒有了說話的興趣,其余幾人也是如此。周辰見每個人都如臨大敵一般,熄了現在打聽消息的心思,反正聽史方話中所說的,這應該不是什么隱秘之事,比試過后再問不遲。
  十個擂臺后的旗桿上都升起了一塊寬大的木牌,上面寫著對陣雙面的數字標識,同時有人大聲宣告四方。
  “第一輪比試,甲號擂:一百六十九對五百七十一,乙號擂:二百五十三對三百四十七,丙號擂:六百九十九對八百三十二,丁號擂···。”
  周辰看了十個擂臺一遍,發現他們這群人都沒有抽到,這才笑道:“如此也好,正要先見識一下其他人實力如何。”
  陸小倩幾人明顯松了一口氣,只有梁通面色冷笑不屑。
  這家伙果然目中無人囂張到極致呀,只是不知道就這種性格居然還能在江湖上活蹦亂跳,真是老天眷顧啊,周辰見此,暗自搖頭,感嘆對方狗屎運連綿不衰。
  就在這時,旁邊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叫:“倒霉呀,倒霉,居然被第一個抽中,我老鄭竟然拔了個頭籌,嘿···。”聲音懊喪,顯然有著周辰等人想法的不止一人。
  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,排眾而出,到了丁號擂前,先簽下了生死狀,這才上了擂臺,對面已經站著一個面色愁苦的農家漢子。
  十個擂臺同時開打,場面頓時熱鬧起來,周圍氣氛漸漸火爆,人聲鼎沸嘈雜聲不絕于耳,畢竟出來混江湖,所為著無非醇酒美人,財富權利,如今揚名立萬就在今朝,誰人能不熱血沸騰。
  周辰所在區域是丙字擂臺前,臺上一中年道士和一年輕女子交手不停,老道手使一口青鋒劍被對面的女子所壓制,人影轉換間,只剩下挨揍的份兒,并沒有還手之能,落敗也就在瞬息之間。
  周辰仔細的觀察了一會兒,搖搖頭,那老道的劍法比之白公公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,實在沒有什么瞧頭,那女子功夫也是一般,只是矮子群里拔將軍,比那道爺好上一籌罷了。
  又過了片刻,臺上勝負已分,老道被擊下了擂臺,落敗之后還很有風度的向那女子致意道喜,整個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做派,反正只是輸了一場而矣,還有九場比試,到時再贏過來就是,而那女子贏了個開門紅,自然心情頗佳,在擂臺上居然還夸贊了道爺劍法幾句,一副贏你我也很吃力的模樣。
  好吧,看著這兩人互相吹捧,互動的很開心的樣子,周辰實在無聊透頂,便對周圍幾人道:“我去別處轉轉。”
  說完,就朝著其余幾處喝彩聲如潮的擂臺走去,如此走馬觀花的看了幾場比試,真正值得注意的人物卻沒有幾位,不過他到不灰心,畢竟這才是剛剛開始罷了。
  時間流逝,擂臺上的比試又被抽過了幾次,等再次開打時,陸小倩卻是需要上場了。
  史方依然面無表情,不言不語。
  朱遠道:“陸姑娘盡力就可,自保為上,不要勉強。”
  朱老話中的意思,永遠是安全第一。
  宋云卻揮著小拳頭,鼓勵道:“陸姐姐,一定要贏啊。”
  梁通因為周辰的關系,對周圍幾人也有幾分不滿,可他到底垂涎陸小倩的美色,一派自高自大的道:“輸了也不打緊,只要我入了四海幫,小倩到時我自會關照。”
  宋云不忿道:“陸姐姐怎么會輸呢,一定能贏的。”
  梁通撇嘴,想要反駁,可看著對面輕咳的史方,還是閉上了嘴,他雖然自傲到了極點,但又不是真的白癡,哪些人能招惹,哪些不能招惹,還是心中明鏡一般,這也是他能在江湖上混到現在,而沒成為一具無名尸的主因。
  當然正如周辰所想,梁通的狗屎運不衰也算是他到現在平平安安的一條先決條件。
  周辰對陸小倩笑了笑,并沒多言。
  說實話,兩人其實并不熟悉,認識到現在也不過一天時間而已。
  陸小倩將身上衣服收拾一遍,和眾人暫時分別,直接上了擂臺。
  宋云小丫頭,拉著朱遠、史方一起去給陸小倩加油助威,梁通和周辰互相看不對眼兒,直接分開各行其事。
  周辰想了想,對陸小倩這個人他多少有些看的不清不楚,現在能夠多了解幾分自然也是好的,干脆跟著宋云幾人,來到擂臺下觀看陸小倩的比試。
  陸小倩的對手是一名少年人,長相普通,但雙臂粗大異常,雙手持著一根鑌鐵棍。
  兩人對壘,陸小倩嫣然一笑,風情萬種,對面的少年明顯看呆了,傻傻愣愣的開口道:“你是仙子么,長的真美。”
  臺下之人聞言,哄堂大笑,閑言碎語頓時冒出來不少。
  “這小子看來是個雛兒,恐怕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吧,哈哈···。”
  “小子,別思春了,對面就是天上仙子,也要將對方干下去。”
  “美人,那小子呆頭鵝一般,哪能知曉你的妙處,還要哥哥我和你對陣才行,保證大戰三百合。”
  “······”
  宋云聽的面紅耳赤,脫口罵道:“這些人怎么這么不知廉恥呀。”
  周辰倒沒覺得什么,一幫子氣血旺盛的男人在一起,談論最多的還不就是女人,向陸小倩這般的模樣身段,更能勾起他們的狼性。
  “看得見,吃不著,過過嘴癮罷了。”
  宋云跺腳不依道:“周大哥,你也不是好人。”
  朱遠開解道:“江湖上多是這些粗鄙不聞的莽漢,污言穢語張口就來,云丫頭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。”
  “當他們放屁就好。”史方言簡意賅的道
  周辰笑道:“這種事講不得理,若因此生氣,每天恐怕都要生個幾十起。”
  宋云依然不忿,可也沒有什么辦法,總不能將耳朵堵上,來個耳不聽為靜吧。
  “好了,臺上的比試要開始了。”周辰認真道。
  擂臺之上,兩人拉開架勢,那少年剛開始看還有些呆楞的樣子,但現在卻氣勢為之一變。
  陸小倩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