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88 血濺醉花樓

潘小安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:“金絲甲。”
  周辰一怔,他是真的沒想到自己還會和金絲甲扯上關系,因為金絲甲現在并不在他的手中,他早已經給了林仙兒。
  世上只聽說過吃霸王餐,卻很少有人做過霸王嫖,因為那樣做實在是太掉份兒,而周辰自然也不屑如此,他雖然看不上林仙兒的為人,但怎么說也和她有過一場露水姻緣,所以完事之后,很是干脆的將金絲甲給了對方,畢竟那時金絲甲對于周辰來說,頗有些雞肋的感覺。
  只是實在讓人沒想到是,那時想借著金絲甲來引動武林人前來磨練自己武功的想法沒有成行,現在金絲甲不在了,反而有人迫切的對他出手了。
  這算什么?
  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
  周辰搖搖頭,覺得這實在是有些荒唐,但仔細想想卻又合情合理,畢竟那時‘梅花盜’李尋歡將死,沒人會在意金絲甲如何,但現在李尋歡卻活得好好的,不管他是不是梅花盜,反正先將金絲甲搶到手總是沒錯的,畢竟有備無患嘛。
  周辰點頭道: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  然后兩人都不再作聲,默默的飲酒,一會后潘小安站起身,拱手告辭。
  周辰并未為難對方,看著他離去,搖搖頭,看向不遠處的那對祖孫,對著那個大辮子的小姑娘笑道:“這位姑娘可是賣唱的嗎?”
  辮子姑娘眼珠轉動,似有流光溢彩,搖了搖頭,辮子卻高高地甩了起來,模樣看起來更加天真、可愛。
  周辰笑瞇瞇的,像極了引誘無知少女去看小金魚的怪哥哥。
  “就算不賣唱,總也會唱兩句吧,只要唱得好,在下重重有賞。”
  辮子姑娘看著他,眨眨眼天真的道:“你笑的好猥瑣,和以前見到我的那些中年大叔一般。”
  不過,緊接著她又抿著嘴一笑,道:“我不會唱,只會說。”
  周辰含著的一口酒,好懸沒噴出來,對著這樣的小姑娘實在有些無語。
  “說什么?”
  “說書,說故事。”
  “卻不知你會說什么書?后花園才子會佳人?宰相千金拋繡球?”
  “都不對,我說的是江湖中最轟動的消息,武林中最近發生的大事,保證又新鮮、又緊張、又刺激,比如梅花盜、李尋歡、金絲甲···。”
  話音未落,就聽得酒肆外面有人道:“妙極妙極,在下正想知道金絲甲在哪里?”
  周辰瞇起眼向門口看去,就見有七人走進了酒肆。
  前面兩人都是滿面虬髭,身高體壯,不但裝束打扮一模一樣,腰上掛的刀也一模一樣,兩人就像是一個模子里鑄出來的。
  中間四人一個高大,一個矮小,皆是中年,還有一個紫面膛的年輕人肩上居然扛著根長槍,然后是一個穿著綠衣裳、戴著金首飾的女子,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,看起來就像是個大姑娘,論年齡卻是姑娘她媽了。
  最后一個進來的是一個高瘦的男人,面色略微蒼白,但眼睛卻露出如同毒蛇一般陰冷的光芒,他正是周辰一路緊跟著的男人,而剛才出聲發問的也是他。
  高瘦男人進屋后,先是冷冷的打量周辰一眼,然后看向里面的小姑娘,目光在她的臉蛋兒和胸前流連不去,**裸的散發著淫邪的光。
  “姑娘還沒回答在下剛才的問題呢。”他聲音嘶啞,出聲也仿佛毒蛇般的嘶鳴。
  辮子姑娘對他的目光似乎毫不在意,她看著兩邊的人,好像察覺到氣氛不對,開口道:“我不會說,我爺爺會說。”
  高瘦男子瞪了那老頭子一眼,心情似乎有幾分不好,他皺著眉道:“那你會什么?”
  辮子姑娘嫣然道:“我只會替爺爺幫腔。”
  她眼睛這么一轉,高瘦男子的魂都快飛了,周辰明顯聽到他喉嚨吞咽唾沫的聲音。
  老頭子瞇著眼,喝了杯酒,又抽了口旱煙,才慢吞吞地說道:“金絲甲嘛,據說如今在一個少年劍客的手里,他出劍極快,武功深不可測,一出江湖就斬殺了碧血雙蛇中的白蛇,奪得金絲甲,然后又連戰‘金獅鏢局’的總鏢頭查猛和‘神行無影’虞二先生以及極樂峒’五毒童子座下的四名弟子,最終只有査猛逃得一條性命,但其人卻也嚇破了膽,再也不敢去找那名少年劍客的麻煩。”
  辮子姑娘好似無意的看了周辰一眼,笑道:“那名少年劍客如此厲害,以前也不應該是默默無聞的人才對,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?”
  老爺子搖頭道:“他好像憑空冒出來一般,師承何人,出自何地,確實沒有一點線索。”
  辮子姑娘眼睛轉動道:“那他的出身來歷豈不像謎一樣?”
  老爺子點頭:“確實像謎一樣。”
  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 “周辰。”
  那個高瘦的男子聽到這里,冷笑一聲道:“老爺子的消息可是有些晚了。”
  老頭子抽了口旱煙道:“哦?難道閣下的消息比我老頭子還靈通?”
  那高瘦的漢子目光四轉,一字字道:“據我所知,那個周辰在不久前又做了一件大事。”
  老頭子道:“在哪里發生?什么時候發生的?”
  高瘦子漢子一拍桌子,冷笑著厲聲道:“就在此時,就在此地!一掌殺了千面羅剎,一指殺了施耀先,驚走了花花大少潘小安。”
  這句話說出,那孿生兄弟和后面來的四個人面上全都變了顏色,雖然他們早就見到了地上的尸體,但從沒想過,這兩具尸身會是千手羅剎和施耀先,他們的目光下意識的望向不遠處低頭喝酒的少年人,看著他腰間的長劍,似乎猜出了他的身份。
  他們目光中帶著敬畏,但又夾雜著火熱,金絲甲就在眼前,似乎唾手可得,但那個少年卻又像假寐的猛虎一般,讓他們沒有勇氣去面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