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89 殺機暗伏

周辰喝著酒,突然抬起頭,看向四周,對著周圍人若有若無的打量,笑道:“老爺子的消息確實有些晚了,金絲甲在下雖然曾搶到手中,但如今卻已不在我這里了。”
  “那在哪里?”高瘦男子冷笑著問道:“周辰周少俠莫非是怕了,所以編個理由出來糊弄我等?”
  周辰搖頭,臉上似笑非笑的道:“英雄難過美人關,江湖第一美人林仙兒親自上門來求,在下向來是憐香惜玉的人物,怎么肯讓美人空手而歸呢?”
  高瘦男子臉色陰郁,看向周辰地目光殺機隱然,其中還夾雜著**裸嫉妒和羨慕。
  旁邊的六人也是面面相覷,不知周辰所說是真是假。
  周辰看著高瘦男子恨不得生食其肉的表情,突然轉首對著那對祖孫笑道:“老爺子,在下也有一事不明,還請您來解惑一二。”
  老頭子磕了磕煙灰,并未答話,那辮子姑娘卻開口道:“你說就是,我爺爺若是知道,自然不會藏著掖著。”
  老頭子看向少女,目光慈祥,笑著點點頭,似是默認。
  周辰大聲笑道:“在下這人向來喜好江湖上的奇聞異事,最近聽到一條消息,不知是真是假,所以想請老爺子評判一下,那就是青魔手伊哭的弟子丘獨,據說是其在外面的私生子,這真是···。”
  “看來閣下是不想活著離開這里了。”高瘦男子陰冷插口道。
  周辰眨眨眼,笑道:“丘兄故意引在下來這里,難道就想放我生著離開么?”
  丘獨冷笑,其意自然不言自明,他突然對身旁六人道:“宰了這小子,金絲甲我們幾人共有,待殺了梅花盜,所得的財富我們均分之。”
  其余幾人互相看了幾眼,最后那個紫臉膛的扛槍年輕人疑惑道:“若是金絲甲不在他手里,我們冒著偌大的風險,豈不白忙活一場。”
  這也是剩下幾人的顧慮,畢竟周辰雖然初出江湖,但觀他所做之事,所殺之人,實在讓他們心中驚懼,不愿輕身犯險。
  丘獨冷冷的道:“這小子的話豈能相信,金絲甲在手,財富美人還會少了么,豈會因為旁人幾句話就將金絲甲送出。”
  其余人等聞言點頭,覺的有幾分道理,看向周辰的目光畏懼漸去,慢慢的轉冷,仿佛是在看死人。
  周辰搖頭嘆息:“看來這里又要發生大事了?”
  丘獨冷漠無言,剩下人中的綠衣婦人眼波流動嬌笑道:“我倒看不出此時此地會發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”
  周辰喝了一碗酒,大笑道:“據我所知,至少有七個人馬上就要死在這里!其中六個還是被人哄騙的糊涂鬼,真是讓人可憐。”
  丘獨等人臉色皆是一變,紛紛開口罵道:“死到臨頭,還敢在這里胡說八道?交出金絲甲,饒你一條狗命。”
  周辰哈哈大笑,聲震長空,開口道:“想要金絲甲,有膽上前來取。”
  “別人怕你,老子可不怕,今天倒要稱量稱量,你這小子有幾斤幾兩。”
  話音未落,一個高大的身影已經沖出了人群,此人站起來就和半截塔似的,那對孿生兄弟身材雖高大,比起他來還是矮了半個頭。
  辮子姑娘見此眼睛陡然發亮,似乎十分期待接下來的交手,她開口問道:“爺爺,此人是誰?”
  老頭子道:“大力神段開山。”
  “功夫如何?”
  “天生神力,有萬夫不擋之勇,是個難得的好手。”
  辮子姑娘眨眨眼道:“剩下的人呢?”
  老頭子喝了口酒,緩緩道:“矮小的中年人叫胡非,紫臉膛的年輕人叫楊承祖,綠衣女子胡媚和朝家的孿生兄弟!”
  他一口氣說了這幾個人的名字,似乎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的來歷身份。
  “他們武功怎么樣?”
  “彼此相差不多。”
  談話間,大力神段開山已經到了周辰的面前,他臉現猙獰之色,一掌拍向少年的天靈蓋,掌未至,勁風撲面,顯然是下了死手。
  “小子,我看你才是一臉倒霉像,看來是難活得過今天晚上了···。”
  段開山這句話還未說完,周辰只一抬腿,忽然就到了他面前,側身閃過他的巨掌,手搭在對方的腕子上,略一牽引,就讓這勢在必得的一掌,拍在了旁邊的桌子上。
  嘭!
  桌子劈劈啪啪化作漫天的碎屑,周辰搶入段開山的懷里一個貼山靠,段開山胸口凹陷,吐血倒飛著出去。
  別的人頓時看呆了,剛才交手不過眨眼功夫,實在沒想到僅僅一招,段開山就已經倒地不起,直到這時他們才算切身的感受到周辰的厲害。
  周辰輕拍身上的塵土,好像剛才只不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  “就這點本事,還想搶金絲甲,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寫。”
  他一面說著話,一面已慢慢走了過去。
  楊承祖突然大喝一聲,道:“大家一起上,宰了這個魔頭。”
  喝聲中,他一直放在手邊的長槍已毒蛇般刺出。
  只見槍花朵朵,竟是正宗的楊家槍法。
  胡非、胡媚、朝家兄弟紛紛怒喝,一起圍攻上來。
  周辰縱聲長笑,腳下加急,身形晃動間,快如鬼魅,三下兩下就已經闖入了人群內,只見他腰一閃,已將長槍挾在脅下,楊承祖用盡全身力氣都抽不出來,一張紫面已急得變成豬肝色。
  周辰真氣運轉,手臂用力,嘎嘣一聲,楊承祖的鑌鐵槍桿已被他夾斷!
  但聽得噗的一聲,楊承祖慘哼,周辰將槍尖反手甩出,正中他的肩頭。
  周辰勁氣鼓蕩,游走于諸人之間,指、掌、拳、爪變化如同行云流水,將這些人殺的汗流浹背,不過短短的一瞬,就已經有不支的情況發生。
  朝家兄弟、楊承祖、胡非、胡媚,這幾個人只覺的心膽欲裂,周辰恐怖實在超出他們的想象,一個個心中驚恐,俱是面如死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