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90 評話江湖事

突然,一個冷笑的聲音響了起來,那聲音里滿是譏諷之意,緊接著,人群中突然有黑影一閃,一條黑色的人影嗖的竄出,朝周辰撲了上來。
  這人的身形高大,來勢更快得驚人,一雙眼睛閃著幽綠色,毒蛇一般的寒光,身形一撲,更裹挾著一股腥風,腥風掠過,人群紛紛撲倒,此時出手之人正是丘獨。
  “毒!有毒!”胡非慘聲叫道,他頭暈目眩,臉上手上瞬間出現了一層青斑,一句話還沒說完,面容已扭曲,人已倒斃當場。
  “丘獨你瘋了么?”胡媚尖聲叫道,但下一刻已經七竅流血,不支倒地。
  朝家兄弟和楊承祖也好不了多少,臉上黑氣隱現,望向丘獨的目中皆有怨毒之色。
  丘獨冷笑道:“能死在青魔手下,也是你們八輩子的福氣,真是聒噪。”
  他路過朝家兄弟、楊承祖身旁,閃電出手,抓向三人的頭頂。
  噗噗噗!!!
  三聲之后,朝家兄弟、楊承祖眼睛圓整,死尸栽倒在地上。
  丘獨看向周辰,冷聲道:“此毒滋味兒如何,這可是三十六種毒物的混毒,閣下想必以前從沒嘗過,嘿嘿···。”
  周辰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,下一刻胸前一鼓一縮,猛然張開嘴,一道黑色煙氣化箭,直奔丘獨的面門,同時他手往旁邊一揮,一張桌子憑地而起亦砸向對方。
  丘獨甩頭閃過煙箭,青魔手猛然向前一抓。
  嘩啦!撕裂桌面,木屑爆散中,丘獨如影隨形殺至。
  丘獨手中的青魔手并非兵器譜上原版,但也是劇毒無比,沾染上一絲半點就能要人老命,以周辰之能也絕不愿意去硬碰一番。
  周辰雙腳點地,身形向后一退,就像是踏著一股輕風,輕飄飄掠退七八丈。
  “你逃不了!”
  丘獨獰笑一聲,體內真氣爆發,速度陡增,身形一晃,青光閃過,青魔手已進至周辰的咽喉!
  迫人的寒意,撲面而至,其中還夾雜著讓人聞之欲嘔的腥氣。
  “逃?!”
  周辰哂然一笑,目光緊緊地落在丘獨的身上,他大袖臨風,如風中之鷹,身形借勢而起,手放在腰間劍柄之上,下一刻,重劍離鞘而出寒光綻放,右手抖動,劍勢嗤嗤作響,一劍激發,迎向了青魔手。
  青魔手在丘獨的催發下,閃爍著滲人的青光,一只手迎向周辰刺來的長劍,一只手卻劃過詭異的弧線,凌空一進,插向周辰的心臟。
  以其掌力之凌厲,催動如此迅猛的攻勢,只怕就算是鐵人也要被刺出一個窟窿來,當然也根本不需要打出什么窟窿,以青魔手的毒性,劃破一點皮膚就能要人的性命,縱然是周辰能生生承受了,當恐怕也絕不會好受。
  當!
  周辰掌中黑鐵重劍擊在青魔手上,火光綻裂,劍體緊接著又是一彈,又擊向了丘獨另外一只手,‘當’的又是一聲金鐵交鳴之聲。
  “區區一把劍也想擋得住我···。”
  丘獨冷笑連連,話還沒有說完,他神色突然大變,兩只青魔手之中突然涌出兩股牽引的力量,一左一右,相互交擊在一起,然后同時回流,砸在丘獨的胸膛之上。
  咔嚓!
  丘獨胸膛頓時碎裂開來,其人更是被砸的橫飛了出去,待得落地之際,已沒了聲息。
  一左一右兩只青魔手卻仍死死插在他的胸膛上,染得血液瞬間烏黑。
  辮子姑娘看的目瞪口呆,實在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丘獨為何雙手回撤,反被自己的青魔手打死了!
  “借力引力之法果然高妙,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,難得,難得···。”老頭子輕聲道,他看得清楚明白,周辰一劍擊出,劍勢輕飄無力,只因他自己并沒有出一分的力,但是一劍擊中丘獨左邊的青魔手,長劍一跳,又用這一股力量打中了丘獨右邊的青魔手。
  周辰自己沒有出一分的力量,丘獨卻已被自己催發的力量砸死,這解釋起來雖然簡單,不過是因勢利導,借力打力八個字罷了,但放眼天下,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卻是不多,實已稱得上武林中最為精妙的手法了。
  這個少年實在是不簡單,如此年紀就有這樣的功夫,真是讓人可敬可畏。
  周辰回首笑道:“能得到兵器譜上的第一人天機老人的夸贊,在下還真有點兒受寵若驚。”
  “什么第一人,都是戲言,不過是一個走街串巷說江湖故事賺口飯吃的糟老頭子罷了。”天機老人站起身來,對旁邊的少女道:“小紅,走吧,該看的熱鬧都看了,現在這一地的死人,再待在這里就多少有些晦氣了。”
  孫小紅點點頭,站起身,跟在天機老人的身后,邁步朝外走,臨出門前,突然轉頭,對著周辰道:“喂,你到底是哪里的人,怎么好像突然就在江湖上冒出來了?”
  周辰笑著指指天,意思是天機不可泄露,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。
  孫小紅笑嘻嘻的道:“原來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這下我知道了,嘻嘻···。”
  少女轉身出門,夜風中都能聽到她清脆的笑聲。
  周辰無奈的搖頭失笑,然后看著滿地的血腥,他面無表情的飛身而起,直接躍出了門外。
  ······
  ······
  數日后,保定城內風起云涌,一些消息瘋狂的傳播著,一個人名在不同的地點,多次被人提及,甚至蓋過了屢次作案的梅花盜。
  一間酒肆之內。
  “河朔震八方陸天麟,十二連環塢的五位當家,還有鐵臂神勾張驍,枯木道人清風子,青魔手伊哭的弟子丘獨,千手羅剎等等···,都死在他手上了。”
  “該死!此人究竟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?竟然一點印象都沒有,難道的石頭里崩出來的不成?”
  “如此武功,如此武功···還有那劍法···。”
  “唉,金絲甲在他手中我們是沒機會了···。”
  “該死的周辰,我不甘吶···。”
  “不想死,小點聲!”
  “白癡,閉嘴。”
  “噓··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