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93 憐花寶鑒

這是一個外表看似天上仙女,高不可攀,內里卻是淫娃、蕩婦,陪男人睡覺如同吃飯喝水般的女人。
  周辰看了林仙兒一眼,眼神捉摸不定,似笑非笑,然后從她身邊經過,直接進入屋內。
  林仙兒臉色變換,最后一臉的嬌媚笑容的跟著周辰進來。
  “周郎真會說笑,人家怎么會是梅花盜呢?周郎可是想人家了,不然也不會深更半夜的前來尋我,人家其實最近也是夜不能寐,對周郎掛懷得緊,你看···。”
  林仙兒話還未說完,周辰猛然轉身,直接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。
  林仙兒痛哼倒地,臉色猛然一白,額頭滲出點點香汗,顯然那一拳力道極重。
  林仙兒沒想到周辰會對她下這樣的重手,因為還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這樣對待過她,不過她是極聰明的人物,總會找到最合適的方法去應對,臉上很快就露出一絲笑容。
  “周郎,可是消了氣,若是沒有,仙兒任憑周郎處置。”
  周辰坐在一張圓凳上,居高臨下的望著她,點點頭道:“火氣嘛,自然是消了些,不過也僅只是一點而矣。”
  他伸出手,掐住林仙兒的下巴,讓她抬頭望向自己,開口笑道:“最近上躥下跳,四處散播金絲甲在我這里的消息,看著那些被名利財富美色迷昏了眼的江湖人,飛蛾撲火般的死在我手上,這種操控他人的命運的感覺,是不是特別舒爽,特別開心吶?”
  林仙兒嬌笑著,完全沒有陰謀詭計被拆穿后的惶恐不安,她眼睛發亮道:“周郎果然聰明,人家早就知道你會猜到的,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。”
  周辰冷笑道:“你不害怕?”
  林仙兒眼波流轉,嫵媚道:“仙兒為什么要怕,這些不都是周郎想要的么?”
  “你還真是聰明。”
  “周郎是真的武癡呢,想要找人來磨練自己的武功,在從碧血雙蛇手中搶金絲甲的時候,仙兒就知道了,財富名望美色,這些都不放在周郎的眼中,不過這也正是仙兒喜歡周郎的原因,所以為了心愛的人,仙兒怎么會袖手旁觀呢?”
  “這種騙鬼的理由,你當我會信。”
  “當然不光是這些了,還有就是上次周郎你可弄疼人家了,如此不憐惜人家,人家當然要報復一番了,不過這只是順便罷了。”
  周辰冷冷的看著她,突然開口笑道:“可我為什么還是這么生氣呢?”
  林仙兒白凈的臉上恰如其分的涌出一絲紅暈,她雙手摸向周辰的胯下。
  “仙兒會讓周郎將火氣都發泄出來的。”
  同時林仙兒心中冷笑,男人,果然都是**的貓,嘗過一次滋味兒,肯定會迫不及待的要第二次,周辰明著是來興師問罪,可最終的目的還不是要做那種事,真是虛偽,不過她又有幾分得意,只要是男人,都會成為她的裙下之臣,沒有一個會例外。
  周辰一把抓住她向下移動的雙手,冷笑道:“在下自然需要你的補償,不過卻不是那方面。”
  林仙兒笑著抬頭道:“那周郎想要什么?”
  “在下要你從少林寺得來的經書。”
  林仙兒臉上終于掠過一抹驚色,但她很快掩飾過去,幽幽的道:“什么經書,仙兒不知道呢。”
  “我既已找上門來,林姑娘又何必自欺欺人?”周辰掐住林仙兒的下巴,微微用力道:“在下可聽說少林寺的心鑒大師和林姑娘的關系非淺呢?”
  林仙兒小嘴微張,似乎很是吃驚迷惑,呆呆的看著周辰,不再說話。
  周辰假裝嘆了口氣道:“對姑娘如此美人我本不愿動粗,林姑娘這又是何苦來哉?”
  “可仙兒真不知···”林仙兒話還未說完,仰首之下,正好對上一對閃著詭異色澤的眸子,那里面漆黑一片,似乎有無數的漩渦,讓人徹底的迷失在里面。
  “經書在哪?”周辰眼神幽暗,聲音中似乎都帶著強烈的不可抗拒之力,讓人想要順從。
  這正是九陰真經中專門針對精神而發的‘移魂之術’!
  林仙兒武功不高,臉上的迷茫之色漸深···。
  一會工夫后,周辰懷揣著到手的經書,離開了冷香小筑。
  他展開身法,朝著一個方向疾行,片刻后,周辰閃身進入了后院,當下來到李尋歡被囚禁的柴房,像一縷輕風般飄了過去,來到柴房的窗戶下,豎起耳朵,探聽里面的動靜。
  就聽柴房內有人道:“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想喝酒,是嗎?”
  “你知道我想喝酒,所以才替我送酒來的?”
  “你能猜得出這是什么酒,我才給你喝。”
  “這是陳年的竹葉青,是我最喜歡喝的酒,我若連這種酒的味道都嗅不出,只怕就真的該死了。”
  “難怪別人都說小李探花對女人和酒都是專家,這話真是一點都不錯,但你若真想喝這杯酒,還得回答我一句話。”
  “什么話?”
  “我問你,你和我母親究竟是什么關系?她是不是很喜歡你?”
  “······”
  里面一段很長時間的沉默,聽到這里周辰已經知道柴房內給李尋歡送酒的人是誰了,龍小云這個年紀不大,卻心狠手辣的家伙,這絕對是被父母寵壞了的小孩子。
  “這不是你應該問的話?你父母這一輩的恩怨糾葛,不是你一個小孩子能夠管的?”
  “哪個混蛋在外面?”
  柴門吱呀一聲,無風自開,周辰邁步走了進去。
  柴房內陰冷潮濕,李尋歡跌坐在地上,在他的對面,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,正怒視著這里,他有著圓圓的臉,圓圓的眼睛,身著紅色的衣衫,外面套著一件紅色的斗篷,紅斗蓬上鑲著白兔毛的邊,整個人看來就像是個粉裝玉琢的紅孩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