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94 林詩音

周辰笑道:“你說的那個人是阿飛?”
  李尋歡點頭。
  周辰摸了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如果我說,這次來救你,也只不過是路過順便,你信不信?”
  李尋歡哈哈大笑,并不以為意反而十分的開懷,他點頭道:“我信,不過我依然承你的情。”
  周辰看著李尋歡的狀態,眼神忽明忽暗,最后搖頭嘆息道:“本以為天下大名鼎鼎的小李探花,現在被困興云莊內,一定是龍游淺水,虎離深山,坐困愁城的一番光景,哪想到會是這樣,外面那些人真是瞎了眼,你李尋歡若是想走,肯定有法子離開的,其實根本就不用我來救你,看來是在下自作多情了。”
  說完,周辰拱拱手就要轉身離去,突然一道身影攔到了他的面前。
  龍小云臉色陰沉,狠聲道:“你是誰?你當興云莊是什么地方,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個人物了?”
  周辰哈哈大笑,猛然一掌揮出,直接將面前的龍小云抽飛,身后傳來李尋歡的急促聲音:“周兄弟,手下留情,那是故人之子。”
  龍小云別說現在一身武功被李尋歡所廢,即便是功夫在身也恐怕很難躲過周辰這閃電般的出手,他身體在空中打著旋的飛出數丈,重重的撞在了柴房的墻壁上,撲通一聲,落在地上。
  他的左側面頰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變為青紫,張嘴一吐,從口中吐出幾顆帶血的牙齒。
  龍小云自出道以來,憑借著興云山莊少莊主的身份,幾乎都是一帆風順,除了在李尋歡身上吃過一次大虧外,就只有今次被人像條狗一般的對待。
  他眼神兇狠如狼,死死的盯著周辰的臉上,似乎要將他的樣貌刻到骨子里。
  周辰對他的怨恨根本不放在心上,對李尋歡道:“李兄多加保重,希望還有再見的那一天,告辭了。”
  說完,不在停留,轉身從柴房離開。
  周辰極速的穿行在興云莊內,片刻功夫,來到莊后的一處圍墻所在,飄身而起,剛要翻墻而出。
  嗤嗤嗤!
  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破空之聲,周辰身在半空,無處借力,他臉色明暗不定,看不出是什么表情,但右手卻放在了腰間。
  院落中一道劍光沖天飛起,夾雜著森寒鋒銳氣息的劍氣迫開箭幕,撥打雕翎,氣勢驚人。
  “閣下可是把興云莊當成了自家的后花園,真當自己出入無人之境么?既然來了,那還是留下吧。”
  箭雨過后,幾道人影驟然來臨,聯手逼向半空中的周辰。
  空中劍光環繞,周辰的身影騰挪閃躍,劍出如風,勁氣四溢,鋒銳如同寒風拂面,迫得幾個聯手之人都難以近身。
  但受此所阻,周辰也不得不重新落回莊內。
  那幾人攔住了周辰的退路,隱約將其困在中央。
  就在這時,場中一條中年漢子大笑道:“閣下年紀輕輕,劍法如此高明,何苦自甘墮落,與李尋歡這梅花盜為伍?若是束手就擒,田某人饒你一命!”
  這中年漢子叫做田七,正是圍攻周辰的幾名高手之一,名字雖然俗氣,但掌中一條金絲軟棍翻滾如龍,威力驚人,江湖人稱田七爺,也是一位響當當的人物,除他之外,還有摩云手公孫摩云,趙正義,游龍生等等興云莊一眾高手!
  田七,趙正義等人身后,周辰前方的院子里嘩啦啦一陣響動,從各個角落竄出二十幾人來,人人勁裝疾服,手持弓弩,環繞在最外圍,張弓搭箭,蓄勢而發,森寒的箭頭皆是對準了周辰。
  周辰眉頭微蹙,不過下一刻就舒展開來,哈哈一笑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來尋李尋歡的?”
  田七眼睛一瞇道:“難道閣下來此還有別的目的不成?”
  “在下晚上睡不著覺,雪夜來此賞景不行么?”
  “牙尖嘴利之徒,真是胡說八道。”趙正義嘿嘿冷笑:“你不承認就行么,嘿嘿,既然來救李尋歡,顯然是和梅花盜一伙的,能是什么好東西,待擒下了你,定要讓你試試趙某人的手段,到時哪怕是鐵齒銅牙,也會讓你竹筒倒豆子般的都說出來。”
  周辰冷笑道:“你是何人?”
  “在下趙正義是也,江湖朋友抬愛,給了個鐵面無私的名號!”趙正義負手而立,傲然斜視周辰道。
  “鐵面無私趙正義?!”周辰嘴角露出一絲哂然:“似你這等顛倒是非黑白,憑空污人清白,夾私藏奸,挑拔離間,不仁不義之輩也敢號稱‘鐵面無私’,這真是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,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  趙正義大怒,冷冷道:“小子,你這是自尋死路,若是現在棄劍自縛雙手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,不然···嘿嘿。”
  話雖然是這樣說,但趙正義卻是打定了主意,不管面前的小子最后投不投降,他都要讓其受盡這世上的酷刑,讓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以解心頭之恨。
  周辰哈哈大笑:“想讓周某棄劍,任你們宰割魚肉,你當在下是傻子么?”
  田七一直皺著眉頭看其行事,如此年紀,就有這么好的劍法,江湖上并不多見,此時聽他道出了自己的姓氏,這才有了恍然大悟之感。
  “閣下莫非是最近江湖上和大戟士袁通決戰鳳儀樓的黑鐵重劍周辰?”
  周辰眉毛一挑,黑鐵重劍,我叉,這什么破外號。
  雖然對這四個字并不怎么認同,但他還是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  “嘶···。”
  外面的陡然響起一陣吸氣的聲音,因為最近一段時間這個周辰的名氣實在太大,幾乎每個茶樓酒肆都有說書人在說周辰大戰袁通的評話,江湖人士在一起喝酒,談論最多的除了梅花盜也多會提到這次大戰,畢竟這是保定城內近幾年來最惹人關注的一次武林比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