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95 少林被盜的經書

“真的是重劍客周辰吶。”
  “沒想到如此年少,果然和傳聞相符。”
  “聽說紫水軒的云夢姑娘對外放出話說,只要周辰周公子去紫軒閣,她愿意親身服侍,讓其成為入幕之賓。”
  “真是好艷福啊,羨煞旁人,那云夢姑娘還是清倌人,沒想到便宜了這小子,嘖嘖···。”
  周圍人聲頓起,雖然刻意的壓低,但怎么能逃過一眾江湖高手的耳朵,田七等人面面相覷,不知要不要繼續動手。
  趙正義心中冷笑,別人怕周辰,他卻不懼,因為他自認本身的武藝不遜于兵器譜上的人物,畢竟兵器譜自十余年前排定出來后,根本就沒有修訂過,很多有實力的武林中人根本就不在榜上。
  “擒下或殺了這小子,諸位也有聲名鵲起的那一天,何必羨慕旁人的風光。”趙正義看向身旁諸人,語氣鼓惑道。
  公孫摩云、游龍生等一眾年輕高手眼睛頓時一亮,明白了趙正義的話外之音,踩著別人上位永遠是最快的途徑,若能將周辰留下,自己等人豈不也大大的露了一回臉,聲名定然傳揚保定府。
  “對,此人是梅花盜同伙黨羽,不能放他離開。”
  “梅花盜一伙能有什么好人,定是惡貫滿盈之徒,殺了他。”
  “對,宰了他···。”
  周辰冷冷的看著他們,嘴角微曬,滿是嘲弄之色,根本就懶得解釋,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,解釋再多也沒用。
  眾人鼓噪,田七猶豫不決,趙正義干脆直接開口道:“放箭,動手。”
  噗噗噗!
  破空之音再響,前方強弓勁弩噴涌,密如雨點,潮水般激射而至,這些勁裝漢子前面人手持硬弓,后面人則多是拿著一長匣之物,這分明便是諸葛連弩,一經激發,十余人便有百箭齊至,駭人之極!
  更為緊迫的是,箭雨過后,更有藏劍山莊少莊主游龍生,田七,趙正義,公孫摩云···等多位高手追擊殺到。
  劍光、棍影處處,環繞在周辰前后左右,周圍頓時殺機四伏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冷喝聲中,殺氣大盛。
  游龍生,田七,趙正義等人合十數高手之力,外有連弩齊射加以威懾,短短片刻之間,周辰已被就迫得險象環生。
  若換了旁人,身陷如此逆境,縱然不驚慌失措,恐怕也難有還手之力。
  周辰卻安之若素,越是危急時刻,他整個人就越加的平靜,腦中飛快的計算著周遭的一切,他不動如山,面容清冷,神色也是異乎尋常的安寧,在如此絕境中,他仍在想著如何反擊!
  唰!
  周辰一劍貫穿,化為流光,人已融入劍中,沖射而出。
  “你跑不了!”
  他的反擊比任何人想象得都要來得凌厲,迅捷!
  游龍生掌中寶劍一閃,刺向周辰的背脊,周辰人在半空,身法竟突然一折,隕石般墜落下來,右手一劃。
  唰!斬中游龍生腕脈!
  游龍生低哼一聲,掌中寶劍跌落下去,他臉色慘白,驚懼的看向周辰,急速后退。
  周辰縱聲長嘯,重劍揮灑,電光火石之間,劍光飛舞,華為一團光幢,將數十道攢射而至的弩箭直接撞飛,同時隔空一掌擊出,一團氣勁尖嘯著撲向游龍生。
  游龍生面色陡然一變,想要躲閃已然不及,拼命的扭轉身形,氣勁轟在左肩。
  嘭!
  左肩猛然一塌,游龍生嘴角溢血,撲倒在地,暈死過去。
  如此交手,不過短短一瞬,于此同時,刀槍棍棒,各種兵器撕裂空氣的聲音響起,厲吼聲中,趙正義,公孫摩云,田七等人自四面八方殺來,周辰雙臂一振,在次一劍刺出!
  唰!
  劍出如風,平平刺向左側空處,只聽‘當’的一聲劇響,已將田七揮來的軟棍封殺,周辰運劍如飛,一口黑鐵重劍在他手中真如化成了一道黑色閃電,電光過處,便有一道刺目的寒光劃破長空。
  這光芒來得如此之快,如此之凌厲,教人防不勝防,寒光一閃,劍鋒已刺入公孫摩云喉嚨之中。
  “咯咯咯咯···!”
  公孫摩云喉嚨咯咯作響,眼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駭然之色,狂吼一聲,捂住喉嚨,倒斃當場。
  眾人大驚失色,周辰卻是毫不停留,劍光一揮,舞成一團耀目的眩光,身形融入光芒之中,迫開攢射而來的利箭,朝著院墻外沖出。
  自周辰隔空一掌擊傷游龍生,迫開強弩攢射,再殺公孫摩云,一切都發生在彈指之間,來得實在太快了,讓眾人都反應不及!
  此時見他要脫離包圍,都是大急,可趙正義、田七等人經過剛才的變故,都被周辰狠辣的手段殺的有些膽寒,此時都不愿出身阻攔。
  就在周辰即將躍墻而出之際,場下異變再起。
  “嗤!”
  輕微聲響中,一串紫檀佛珠飛卷而出,朝著周辰打去。
  砰!
  周辰以劍相擊,紫檀佛珠轟然一聲暴響,化為齏粉,碎屑四射濺開,遠處傳來佛號之聲。
  “阿彌陀佛!”
  清朗的佛號聲中,五名灰袍白襪的僧人從遠處疾行而來,當先一人眉目斑白,一雙眼睛炯炯生威,恍似怒目金剛,此人正是少林寺心眉大師。
  受此所阻,周辰翻身向回落去,身形踉蹌,好似受了內傷。
  趙正義見有機可趁,身形猛然飛出,臉色猙獰,一掌拍向周辰的頭頂。
  “小子,把命留在這里吧。”
  周辰面對如此生死關頭,臉上卻是平靜無波,眼中看著前來‘撿便宜’的趙正義滿是嘲弄。
  趙正義心頭猛然一縮,一股森寒之意涌上脊背,他的手掌距離周辰的頭頂不過咫尺之距,但此刻卻怎么也難以抵達。
  一柄黑鐵長劍從他的小腹穿入,從后背穿出,直接將他定在了半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