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武俠世界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百八十六章山中隱士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七章墨家鋸子(06-16)      第一百八十八章被劫持的鄭夫人(06-16)     

暗黑武俠世界96 黑鐵重劍周辰

“諸位后會有期,哈哈哈···。”
  大笑聲中,周辰身影幾下縱躍,就已經消失在了遠處。
  趙正義眼睛圓睜,死尸這才從半空落下,撲通一聲,落在骯臟不堪的雪地上。
  心眉等幾位少林僧人,速度加快到極致,可終究是晚了一步,想要阻止已然不及。
  他來到近前,虎目一掃,看到狼狽不堪的田七等人,面上皆有惶惶之色,眉頭微蹙,最后目光在趙正義、公孫摩云身上一凝,沉聲道:“阿彌陀佛,好狠辣的手段!貧僧還是來遲一步,罪過,罪過···。”
  田七勉強壓下自己的心驚肉跳,剛才那一戰,雖然時間不長,但卻絕對是他自出道以來,面對的最大危機,稍有差池,就有可能命喪當場。
  “大師,您···您看下面怎么辦?”
  心眉雙掌合十,一串佛珠在掌中轉動,他面上古井無波,心中卻絕不平靜,緩緩道:“江湖風波惡,有此子在武林中恐怕又要掀起波瀾了,梅花盜作惡多端,如今押在興云莊已然不妥,依貧僧之見,最好將其送至少林,這樣才能以絕后患。”
  田七聞言面上高興,他心中倒是愿意,李尋歡這個梅花盜一走,沒有這個禍端存在,想來也不會有人來興云莊劫人了。
  “就是不知莊主是否答應?”
  龍嘯云和李尋歡是八拜之交,李尋歡又對其有恩,田七真怕對方會阻攔。
  心眉口誦佛號:“阿彌陀佛,龍莊主貧僧自然會去說,想來以龍莊主的為人,定會以大局為重的。”
  田七勉強點頭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  ······
  ······
  三日后,保定城外三十里的黃羊鎮內,一處酒肆所在。
  周辰默默的喝著酒,此時酒肆內客人稀少,除了他就只有幾個寒酸的破落戶躲在此間不肯走。
  小二伏在柜臺上,用手支著下巴,腦袋一點一點,嘴角有口水流出,旁邊算賬的掌柜見此,直接一巴掌扇出,打在小二的腦袋上。
  “哎呦···。”小二吃痛驚叫。
  中年掌柜指著他鼻子罵道:“混賬東西,吃我的,喝我的,現在還敢偷奸耍滑,看我不打死你···。”
  挽袖子又要動手,小二嚇得連連討饒。
  “掌柜的,再也不敢了,饒了小的這次吧。”
  掌柜又抽了兩巴掌,打的店小二暈頭轉向,這才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。
  “滾出去,到店門口去招攬客人,別像條死狗一般,趴在這里不動地方。”
  小二連滾帶爬的跑向門外,經過周辰這桌時,周辰猛然站起身,一推身后的板凳,高聲道:“掌柜的,結賬···。”
  中年掌柜趕緊笑瞇瞇地跑了過來,看了桌上的酒菜,心中盤算一下,開口道:“客官,一共二百七十四文錢,您看···。”
  周辰掏出一塊碎銀子,直接扔到桌上。
  “不用找了。”
  掌柜的臉上好像笑出了一朵菊花,殷勤給起身的周辰掀起了門簾。
  “客官,您慢走,有空再來···。”
  外面寒風凜冽,下著鵝毛大雪。
  此時風雪稍住,周辰走到街上,迎面走來幾條潑皮漢子,其中一高個子沖著周圍同伴,低聲猥褻笑道:“林老英雄真是好艷福,上個月才做新郎,今兒又納小妾,這種一月一新人,每月入洞房的場景,實在讓人羨慕,嘖嘖···。”
  “什么狗屁老英雄,不過是一個色中餓鬼罷了,仗著自己功夫高,沒少做哪逼良為娼的勾當,姓林的上月納張家娘子,逼得張家全都跳了河,這次做得更絕,非但奪了王家小子的未婚妻,還趁勢逼死了王老爺,占了王家家業···。”
  “王家那酸秀才不識抬舉,怎是林老爺子的對手?”一個矮個瘦子淫笑道:“不過老爺子也有七十多了吧,那活兒還管用么?”
  “老英雄老當益壯,據說人家練的是采陰補陽的功夫,老而彌堅,越發的了得了。”
  “那是,人家手上功夫不弱,上下其手,嘿嘿···。”
  一群人淫笑連連,面上都露出會意之色。
  周辰聞言微動,自從那夜出了興云莊,為了免去麻煩,他就離了保定城,在附近的村鎮住下,這幾天除了每日練武,也會找一些江湖人物比試切磋,而那林老英雄也正是他的目標之一。
  他身形一閃,突兀的擋在了幾人面前,道:“請問各位,林府怎么走?”
  “憑什么告訴你,滾開!”一個潑皮面色不善道。
  周辰搖了搖頭,隨手一揮,這人如遭雷擊,轟飛出去。
  剩下的幾人見此,立刻嚇破了膽,乖乖的給周辰指出了方向。
  一個時辰后,周辰從林府邁步而出,身后則是一片的鬼哭狼嚎,林家人看著他的背影,如同再看一個殺神,林老英雄和他的一眾幫兇都被周辰挑死在了林府內。
  來此本是為了切磋,周辰并不想殺人,不過若是對上一個為害一方的老流氓,他也不介意行俠仗義一次。
  周辰走在街上,不理那些對自己避之如虎的百姓,快步而行,離開了黃羊鎮。
  行出不過數里,周辰停下了腳步,猛然轉身,一個高瘦的人影此時正站在他身后不遠處。
  那人身上穿著件青布袍,大袖飄飄,這件長袍無論穿在誰在身上都會嫌太長,但穿在他身上,布還蓋不到他的膝蓋。
  他長相猙獰,本就十分的嚇人,但頭上卻偏偏還戴著頂奇形怪狀的高帽子,驟然望去,就像是一棵枯樹。
  但這些都不是最讓人驚懼的,更可怕的反而是他的眼睛,那根本就不像是人的眼睛。
  他的眼睛竟是青色的,眼球是青色的,眼白也是青色的,一閃一閃的發著光,就像是鬼火。
  他望著周辰,無聲的笑著,就像是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,讓人毛骨悚然。
  “青魔手伊哭。”
  周辰的眼睛瞇了起來。